qf5cf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笔趣-251.全軍覆沒(求訂閱!)分享-6nj0x

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
小說推薦顛覆了這是皇帝聊天羣
颉利可汗一路跌跌撞撞,踩着各种陷阱捕兽夹,捕猎陷阱,蜂窝,生石灰粉…才终于走到了黄河渡口。
这一刻,颉利可汗的15万精兵,已经被损耗了1万。
他看着滔滔的黄河水,真是激动不已,终于要回去了,他觉得中原人都是魔鬼啊,陷阱里面装的竹签什么的,那都算了。
有的陷阱里面竟然是大粪,你敢信,好多突爵人直接是掉在粪坑里淹死的!
葬龍穴 行年
这样的死的人,长生天会收吗?
他光想想,就觉得全身一阵恶寒。
而此刻,他非常庆幸,当初自己留了一条后路,黄河渡口,有他隐匿的船只,立刻派出先头部队开始渡河。
但他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当先头部队,刚刚跨过河对面,对面喊杀声震天,柴绍10万精兵已经等待多时,一轮箭雨过后,骑兵冲锋,直接收割了颉利可汗的1万先锋部队。
而此刻,徐世绩和李道宗已经合并,他们发动三万骑兵,袭击了颉利可汗的粮草,把颉利可汗从关中平原抢夺的粮草烧了个精光。
然后又朝着后方退去。
颉利可汗看看基黄河水,心态都快崩了。
柴绍10万精兵据守在黄河对岸,他想要渡过黄河根本是不可能。
“可汗,我们怎么办?”此刻的突爵人心惶惶,再也没有刚进入关中平原时的狂傲,像一个个担惊受怕的老鼠。
颉利可汗拿出地图,最终一咬牙,决定逆流黄河而上,想要直接从河西走廊,回到大草原。
因为只有这个办法,才能避免跟对方渡河而战。
……
星際刺客 任東流
“报——”
“颉利可汗沿着黄河想上游逃窜,已经人困马乏,战力大损,徐世绩将军和李道宗将军,请命与突爵决战!”
突爵的动向刚传至长安,李元吉当时就跳了起来,兴奋的要去杀人。
“父皇,让我去,我一定杀得突爵人片甲不留!”
李靖此刻却赶忙制止:“陛下,此刻与突爵开战实属不智,我们已胜券在握,何必再折损有生力量。
臣还有一计!”
李渊大喜,拍着李靖的肩膀道:“朕拜你为三军大总管,当然由你全权负责军事行动,你就尽情的发挥吧。”
“不要有什么顾虑,也不必在意元吉,他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。”
絕品風水師 咫尺間
李元吉郁闷无比,要是眼睛能杀人,此刻他能把李靖,戳个透心凉。
李靖对着传令兵道:
“传我军令。”
“第一,任何人,不得擅自与突爵发动决战。”
“第二,责令徐世绩和李道宗,集中优势兵力,尾随突爵军队,并用突爵语言传达我们的善意。”
“突爵人只要杀一个突爵人,戴罪立功,可免死罪,允许其回到漠北草原。”
“如有突爵人杀死突爵贵族,还可再赏赐牛羊千头。”
“如有突爵人能活捉颉利可汗者,我们大唐就可以扶植他为新的突爵可汗!”
“第三,等到突爵内乱,战斗全失,全军炸营,才可对突爵发动决战。”
“不听军令者斩,贪功冒进者斩!”
李元吉瞪大了眼睛,一脸可置信的看着李靖,问道:“难道突爵人活捉了颉利可汗,你真的要放过他们?”
“李某最讲信用了!”
總裁只歡不愛 安染染
李靖耸了耸肩,“不过,我说放过他们没用啊,陛下会放过他们吗?太子会放过他们吗?齐王你会犯过他们吗?”
“你们想要干什么,我也没得办法!
“是不是啊!”
李靖一笑,笑的格外不怀好意。
李元吉倒吸一口凉气,你说的好有道理啊,我竟然无法反驳!
此刻,李元吉感觉李靖很危险,下意识的,离这个家伙远点,看着就脖子冒凉气。
李渊哈哈大笑,他怎么可能放过突爵人呢?他要把这些人全部埋葬在关中平原!
………
聊天群里,赵构此刻都傻了。
风一样的跑男
“这就是大唐的军神吗?”
“这仗不用打,我光听一听他的部署,就感觉毛骨悚然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人皇帝辛此刻满意的点头。
你好,舊時光
反神先锋(上古人皇)
“这就是把人心之恶驱动到了极致。”
“这才是真正的战争,包含着复杂的人性,在极度的恐惧和绝境中,会不不断的放大人的心中之恶。”
“这将是一场大胜!”
…………
朱棣连连点头。
诛你十族(盛世雄主):
“学到了,学到了!”
“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,尽可能的减少损耗。”
“这样才能打更多的仗啊!”
“最重要的是,自己这一方死的人越少,抚恤金就越少,省钱呀!”
“这又能好几次战争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幻海之心:
“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?”
“打仗的目的,不是为了不打仗吗?”
“而你分明就是为了打更多的仗!”
“捂脸苦笑.jpg”
皇帝们都是无语,这真是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你让一个以战争为主职业的皇帝不打仗,那他这皇帝当着就不香了!
……………
颉利可汗现在真的要崩溃了。
中原人太无耻了。
竟然在策反他们的部下。
“大家不要听唐人的话,我一定会带领大家回到草原,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睡草原最美的姑娘!”
颉利可汗不停的做着思想工作。
刚开始,大家还没有受到李靖赏赐的诱惑,可是随着军粮越来越少,打猎也无法填补食物短缺时,恐慌的情绪终于开始蔓延。
突爵人终于漏出了狼一样的眼神,他们经常杀死自己的父兄,就是为了继承财产和嫂子。
此刻,为了生存,他们毫不犹豫的拔出了弯刀,捅入了同伴的胸膛。
“放心,回去,我帮你照顾家里人!”
一个突爵人一刀捅进了同伴的心脏时,脑海里却是对方美丽的老婆,他残忍的笑了。
而吉列可汗此刻也是受到了攻击,他的那些异父同母兄弟,竟然拿起了弯刀要杀了他。
“颉利,是你上了中原人的当,你把我们草原勇士带入了死亡,用你的血来向长生天赎罪吧!”
颉利可汗的大营,终于炸了。
恐惧,贪婪,求生欲,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,最终,突爵人开始了自相残杀,用草原最为残酷的竞争手段,夺取最后的生机。
徐世绩和李道宗对视一眼。
两人一抬手,“全军听令,出击!”
战马嘶鸣,擂鼓震天。
“杀~~~”
20万大军倾巢而出,如同水银泻地,朝着颉利可汗的营地冲锋。
“不,你们中原人不经信用,说过将功抵罪的!”
“我们是自己人!”
突爵人不甘的怒吼,这些中原人竟然要全歼他们。
可是,此刻他们明白的太晚了,刚才的彼此厮杀,已经让他们彼此失去了信任,他们完全成了一盘散沙,组织不起有效的反抗。
而且连日的疲惫,让他们战力不足三成。
一个个往日如同草原之狼的突爵人,此刻有箭矢,只有手中的弯刀,可是面对长枪,弯刀实在是太短了。
而且战马已经疲累不看,根本跑不来,他们别说打骑兵了,就连步兵1V1想要胜利都难。
更何况,大唐的兵力可是他们两倍以上,这是一群单挑他们一个,傻子才继续打呢,大部队直接溃败逃窜。
这已经不是决战了,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。
而很多聪明的突爵人,想要逃入深山,可是让他们更绝望的事情出现了,山里的猎户和山贼,甚至于普通的关中汉子,都拿着刀,嘴里数着。
“十亩良田,二十亩良田,三十亩良田…..”
就是小孩和妇女,手里也拿着石块,从高处往下抛投,痛打落水狗!
玄界之門 忘語
突爵,全军覆没!
“不!~~”
颉利可汗绝望的跪在地上,想着自己信仰的神灵忏悔,此刻他真是悔不当初。